钢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股市保卫战善后专家呼吁暂缓注册制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1:57 阅读: 来源:钢丝网厂家

“股市保卫战”善后:专家呼吁暂缓注册制

在日前举行的“2015年中国资本市场法治论坛”上,多位学者指出,政府应对紧急情况而采取的救市举措,在法理上存在问题,未来应加快修法,完善有关规则,以保证救市举措师出有名。此外,注册制是否暂缓推出、平准基金何时设立等问题受到广泛关注。

为应对股灾,包括证监会、央行、银监会等众多政府部门在内,通过注入流动性、对股指期货单向操作设定单日上限等大量救市举措,维护了资本的稳定。不过,在这场“股市保卫战”之后,大量善后工作需要慎重处理。  在日前举行的“2015年中国资本市场法治论坛”上,多位学者指出,政府应对紧急情况而采取的救市举措,在法理上存在问题,未来应加快修法,完善有关规则,以保证救市举措师出有名。此外,注册制是否暂缓推出、平准基金何时设立等问题受到广泛关注。  注册制如何延后?  中国法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王利明指出,最近中国资本市场出现过山车一样的大起大落,市场秩序受到极大的影响,中国政府采取了必要的救市措施,收到了明显的效果;不过,从长期来看,还是要推进资本市场的法治化建设,着力打造出健康的、完善的、有序的、规范的资本市场。  王利明建议,要重视《证券法》的修改工作,特别是要进一步充实和强化投资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等一系列权利的保护,进一步完善对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行为的规范,重视对证券投资者民事赔偿权利的保护,加大对证券市场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等。  稍早前关于推出股票发行注册制的意见占主流地位,但全国人大法工委原经济法室主任魏耀荣认为,应暂缓推出注册制。他说,取消目前的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制度,改为证券交易所对企业上市文件的“齐备性、一致性、可理解性”进行审核,这样的形式审核标准偏低,“我觉得在现阶段实行发行注册制,似乎为时略早,有超前的嫌疑”。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表示,政府通过综合运用财政、货币和法治等手段应对此次股灾,基本上取得了预期的效果;但不可否认,在反应速度、救市措施匹配性、协同配合等方面存在进一步改进的地方。对于外界质疑救市的法理性问题,刘俊海表示,应当借鉴国家安全法的规定,把应对资本市场紧急状态的这种应急处置制度写入《证券法》里面,并通过其他配套的法规、规章进一步细化。  全国人大财经委法案室原主任朱少平针对所谓恶意做空力量在股指期货和股票市场套利的问题表示,从股灾的表现来看,确实存在恶意套利的行为,这使得大家开始反思制度的漏洞。“我们的法律事先没有招,在事发后,应该在法律上采取措施。能否在现有法律中单设一章,或者在新修改的法律里边加一条相关的内容。”他说。  对于暂缓注册制的问题,朱少平表示,过去企业上市实行审批制,现在是核准制,下一步要实行注册制,注册制很好,注册制的核心是淡化政府的行政指挥、行政干预,而并不是为了降低条件。发达国家的市场表明,发行股票的数量与企业的总数应有合理的比例,不能漫无边际地发行股票。发行过多将导致资金紧张,从而引发股市下跌。  “注册制非常好,但是我们不要把方向弄错了。”朱少平说,证券市场的功能中,排在前面的应该是为原始投资者退出提供服务,其次是投机、投资、价值发现,而融资功能应该排在最后;但是,现在政府似乎更为强调融资。“健康的市场一定是供求的统一,我们绝对不应该损害一部分人的利益去维持另一部分人的利益,也就是说绝对不能损害投资人的利益去支持那些企业融资。”朱说。  不过,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李曙光并不赞成暂缓注册制改革。他说,注册制改革是《证券法》修改的焦点,应坚定不移地推动;中国证券市场的信心来源就是注册制,它是打开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一个通道,如果这个通道关闭,下一步所有的改革都会受到影响。他主张IPO不能停,同时也要推进退出机制。  政府应如何救市  对于政府救市的做法,李曙光表示,政府对市场金融危机的干预必须要有法律依据。在媒体的报道中,有的称是股灾,有的讲是股价异常波动,有的说是流动性危机。实际上,中国现在没有紧急状态法,法律上没有对它的准确描述。  从法律理论上说,救市就是政府的干预。政府什么情况下应该救市?他认为,应该是出现了系统性风险的时候,否则政府对于市场的干预会有很大的道德风险。这一次政府干预的手段表现在多个方面,如直接出台政策、入市操盘、下发行政指令、央行提供无限流动性支持、公安部调查做空等。  “做空与做多相匹配,是市场的一个机制,没有做空就不会有证券市场,所以恶意做空这个说法也不准确;另外,券商和国企一致地购买股票行动、要求董监高增持等,这些都跟现有的《证券法》有冲突。”李曙光说,政府干预一定要在法律的框架内执行。  李曙光指出,《证券法》修改正在进行之中,学界在讨论是否将“设立平准基金”写进新法。目前,除韩国等少数国家之外,全世界很少有国家设立平准基金。  在备受关注的股指期货做空方面,李曙光表示,我们对于金融衍生品较为陌生,这次股灾中,IH1507合约出现大幅贴水的现象,令整个市场产生恐慌,成为引发这次危机的重要因素;因此,在《证券法》修改和期货管理规则制定中,如何监管股指期货,应该引起重视。股指期货在未来的金融改革当中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我国目前只有《期货管理监管条例》,《期货法》的立法尤其紧迫。  李曙光还指出,要建立统一协调的混业监管体制。这一次股灾显示,现在的市场交易都是跨市场、跨期现的,但我们的监管却分诸不同部门。央行监管市场流动性,证监会监管两融,场外配资的监管在银监会,救市的资金主要来自于保监会,但这次救市行动中,有的部门发声较多,而有的部门却很少发声,只有在国务院常务会议开会以后,才形成了较为统一的步调,这说明当前多部门多机构协调的机制非常差。在本次《证券法》修改中,虽然对此有涉及,但表述得还不够,建立完备的协调机制或者成立一个协调委员会非常必要。  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万国华表示,政府救市有其合理性,但有多个后遗症,如被外国舆论抨击市场化、法治化倒退;诚信制度和信誉受到影响等。他建议,应重构《证券法》,要强化“三公”原则,强化反欺诈,强化对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保护等;另外,要对交易制度进行修改和完善,如,当前现货市场是T+1,而期货市场是T+0,二者不对称。  万国华针对上市公司纷纷承诺增持股票的问题表示,这一承诺的法律效力问题值得关注。如,上市公司可不可以承诺?这一承诺是一个单方的行为还是一个合同?如果是合同,它可不可以撤销或撤回?单方撤销以后,它的后果是什么?如果董监高违背了承诺,用谁的钱来赔偿?这些问题都值得追问。

ap辅导

补习alevel

alevel补课培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