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根叔希望大学生更好地成为自己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1:04 阅读: 来源:钢丝网厂家

“根叔”—原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培根。受访者提供

“最近‘任性’这个词很流行,我也在检讨,我做校长的时候是不是有点任性。”12月14日,原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培根对南方报社记者说。

卸任校长半年多的“根叔”看起来精神不错,只见他腰板挺直,笑容满面,斑驳的银发梳得一丝不苟。这位66岁的老校长在演讲台上一如既往地声如洪钟,魅力四射;时而兴奋得举手比划,时而又无奈地皱眉摇头。不过这一回,“根叔”的演讲一改“文艺范儿”,幽默而犀利的言辞再度成为焦点。

提起“根叔”,不少人对他那“根叔式演讲”记忆尤深,他开创了大学校长的新语境。在今年4月的离别演讲中,这位备受学生欢迎的老校长一连说了19个遗憾与师生告别。随之而来的,是对于他个人乃至对高等教育的思考:国内高等教育改革难点在哪?大学在“去行政化”的路上能走多远?中国教育有哪些误区?……

离任后的“根叔”在沉默许久后,日前再度开口,畅谈他心中的“教育梦”。“我最希望对当代大学生说的一句话是,希望你们能更好地成为自己。”

校长首先要懂得学生

南方日报:2010年,您在学校毕业典礼上的演讲《记忆中》感人至深,引起全场7700名学子一同起立集体喊:“根叔!根叔!”,自此“根叔”这个称呼为人熟知。有人说您开创了大学校长一种新的语境,高校校长的演讲随后纷纷跳出条条框框,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您怎么看?

李培根:其实“根叔”这个称呼应该是在那之前,具体记不清是哪一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学生们在学校BBS上开始这样称呼我。我接受也挺喜欢这个称呼,在我看来是一个亲切的称谓,拉近了我和学生之间的距离。

我一直强调媒体不应过多解读校长的演讲。以往校长在正规场合演讲一般会有套路,只是我这人演讲比较随性。我认为,大学校长各有各的风格,对学生演讲不应有固定范式。但无论何种风格和方式,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一定要用心与学生交流。

南方日报:在任9年,您对大学校长一职如何定位?

李培根:我认为,大学校长作为行政管理者,心里装得最多的应该是学生。大学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培养学生,因此做校长最重要的是以学生为中心,经常想着如何让学生自由发展得更好。

现在的教育基本是以教师为中心的教育,老师教什么学生们学什么,在教学中,学生主动的环节太少。哪怕最起码的也很容易做的师生互动,在很多课堂中也欠缺。好一点的情况是老师讲完后让大家提问题,而在国外的大学,师生互动是贯穿全课堂,学生们可以随时提问。

我认为,作为校长、教育者,首先要懂得学生。因此华中科大在校内创造了很多校长与学生面对面的机会:如大型见面聊天会、小型座谈会,甚至对于某些濒临退学、沉迷网络等非常态学生,我也主动找他们聊过。

高校共性问题希望引起社会反思

南方日报:可校长面对学生的诉求,往往会遇到很多棘手问题。

李培根:确实有。我在任时印象最深刻的是前几年的“学位门”事件,我在离职演讲中也提到了这个遗憾,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的确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当时很多学生反映他们跟学校文华学院学生毕业证不一样,但学位证上没有区别,学生们认为不公平。当时我还疑惑,以为别的学校也如此,后来才发现原来是自己没完全搞清楚,学校后来纠正了此事。但在这件事上我是有责任的,责任在于没有及时纠正,因此感觉有点愧疚。

南方日报:提到今年4月的离任演讲,您说了19次“遗憾”,为何要在离任时表达歉意?

李培根:我想我是个真性情的人,可能也有点小“任性”。

我在任9年,学校肯定会发展,也有很多成绩,但我觉得讲这些没意思。我离任时想得最多的是遗憾事,这些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有些工作还没有做好。当然,我所遗憾的事中有些是大环境下的问题。我希望也提出来引发人们思考,很多问题不光是华中科大,还需要政府、乃至全社会去努力改善。

高校改革要避免失去灵魂

南方日报:教育改革进入深水区,国内不少大学在争取办学自主权上已有不少探索,如广东的南方科技大学,在大学“去行政化”上大胆探索,您如何评价?

李培根:南方科技大学朱清时校长在任期间多次强调大学去行政化,这是有积极意义的。我认为国内大学目前的行政化,主要并非大学内部的行政化,而是“被行政化”。我十分期待在这方面作些改革。

南方日报:在当前环境下大学应该怎么做?

李培根:有关教育改革的提法这一二十年没有停止过。坦率地讲,现在高校改革能动的都早已经动了。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谈到避免失去灵魂的改革。文中提到类似课程体系的修改、课程内容的增减、学时的调整等等,其实这些细枝末节的改变虽然有意义,但效果很有限。教育根本的大问题没有触碰,而大问题恰恰是教师、校长难以做到的事。据我所知,现在有些高校正在进行综合改革,虽然也是对以前改革的深化,但依然没能触碰教育的大问题。

当然,总体来讲,这些年国内高校在科研等多个方面的成绩还是很显著的,也让更多年轻人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但若要破解钱学森之问,让高等教育走向更高层次,一些大问题还是要触碰。

马云许家印都不是名校出身

南方日报:作为名校的老校长,您又是如何看待社会上的这种“状元热”“名校热”?

李培根:我认为这还是应试教育造成的问题,让中学生疲于应付高考。当然除了学校的问题,老百姓在教育观念上也有问题,例如老说“不要输在起跑线上”,一些媒体还加入了“大合唱”,使得从小学到大学的择校都有点“疯狂”状态。

其实我认为,是否能读上好学校真的没那么重要。大家不妨想想,马云、许家印也不是名校出身,社会上从商、从政、甚至是在学术上有所成就的人,有不少都没有读名校。我一直强调,小孩的“玩耍教育”十分重要,孩子缺乏同伴玩耍对成长是十分不利的,玩耍也能提高智力和情商。(记者 毕嘉琪)

赤峰职业装制作

长袖

宿州职业装订做

相关阅读